• 总院刊物

医药市场有待产学研合纵连横等6则

作者:   单位:   时间:2012-08-08

医药市场有待产学研合纵连横 

目前,我国医药研发主体仍是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大中型企业内部设置科研机构的比重偏低。开发新产品时很少考虑放大生产和产业化的可行性。企业一般通过购买、移植、委托开发、CRO等达成项目合作,很少参与产品研发全程。产品市场转化率低,能转化的产品常面临市场开拓难题。为了改变现状,我国医药企业可通过与研发机构、高等院校建立“产学研”联盟,提升自身研发实力,扩大研发经营规模。

新版GMP是品质与生存的双刃剑

药品GMP认证公告(第240号)发布以来,药企纷纷落实新版药品GMP,以提升药品生产管理水平,保障药品质量安全。但是值得注意的是,相关企要量力而行,避免过于关注硬件投资,盲目扩大产能。特别是对一些产能严重过剩的品种和生产线,企业应根据市场和企业现状作出科学判断,主动淘汰落后的过剩产能。通过这一轮认证,整个医药行业的发展环境趋好,行业集中度更高,制药档次与水平有所提升,另一方面导致生存竞争更加惨烈。目前,国家还没有对通过新版GMP的企业给予扶持的政策。

生物医药产业本土优势渐失

近年来,国家政策支持力度不断加大,众多海外人才回国助推本土生物医药产业发展。在CRO领域,药明康德通过本土操作成为成本领先者,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CRO企业之一。在生物仿制药行业,中信国健走 “产学研”一体化之路,借助益赛普快速发展。它们在低人力成本和原材料供应方面有优势。由归国高端人才创办的生物医药企业较容易获得投资者的认可,为其后续发展壮大提供保障。在他们的推动下,国内生物医药企业从早期研发、临床试验到最终产业化各个环节拥有一定的成本优势。但是,技术基础薄弱、经验积累不足、跨国药企挤压以及风险投资欠缺等越来越成为产业发展瓶颈。随着人民币升值、人力成本上升以及越来越多企业的加入,使得本土CRO企业利润空间不断受损。

 CRO联盟助解新药研发困局

近日,亚太临床试验联盟在上海正式宣告成立,初期发起成员包括润东医药研发(上海)有限公司、日本的ACM株式会社、韩国C&R研究有限责任公司、台湾地区弗吉尼亚合同研究组织有限公司。该联盟展示了一种同行业间的合作探索模式。面对有限、分散的投入以及激烈的国际竞争,国内药企有必要合作共赢,将有限的资金多集中于后期临床研究工作中去,而CRO正在新药研发过程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跨国CRO公司对中国市场非常看重,已经开始对本土CRO实行合并重组,重点工作还包括建立与国际接轨的质量标准体系。CRO联盟的相继成立,将发挥整合优势,有助于解决目前新药研发的困局。

未来五年成医疗投资期

医疗健康行业在整个中国投资业里相对稳健。2012年新医改政策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公立医院改制,发展非公有制医疗,VC/PE们对医疗健康业的投资热情不减。市场的变化促使医疗健康业向优质化、学术化、集中化、国际化发展,不同企业的利润分化将更明显。新医改政策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公立医院改制将给整个医疗健康产业带来更多投资机会

降息试探疲软药材市场活力

在经济不振的条件下,央行短期内连续降息,以确保经济稳增长,同时将定价权交予金融机构,推动利率市场化。但是现阶段,药市低迷行情未得到扭转。在药市淡季、市场整顿等因素影响下,市场信心受挫,避险情绪加重,商家谨慎观望,药市疲软走势仍将延续。央行降息效应还有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