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党建和企业文化

杨福秋先生纪念文章(三):记忆中的杨福秋先生

作者:党群工作部   单位:中国医药工业研究总院   时间:2019-09-16

记忆中的杨福秋先生

化学制药新技术中心 王冠 博士 研究员

杨福秋先生是我博士导师李建其研究员的恩师,因此算下来,杨先生是我的师祖。我于2003年进入上海医药工业研究院学习和工作,那时杨先生已77岁高龄退休在家,很有幸的是,我随李建其恩师曾先后多次拜访过杨先生,也因此得以聆听到先生的教诲,领略先生的风采。

记得,第一次见到杨先生是在复兴中路先生的家中,那一幢红墙的小楼院,干净整洁的院落中种植着花草植物,一进门便见到先生的小书房,书桌上摆放着厚厚的专业书籍、文献和先生的手稿,完全不同于一般退休赋闲在家的景致,先生虽早已离开实验室,但对前沿药物研发的热情及研究进展的关注从未停息过。在略微寒暄几句,先生便急急地询问起医工院的发展近况和课题组的科研情况,先生始终告诫我们医药工业科研工作不同于基础研究,务必将实验室工作和工厂放大实践相结合,需将科研工作落实于生产实践中,科研选题要和国家医药发展、药企实际需求紧密结合。

在多次拜访杨先生的过程中,逐渐了解到先生不仅学识渊博,在药物化学方面研究涉猎的领域亦十分广泛,从抗血吸虫病类新药、新型肾素抑制剂类、到槲寄生类天然药物心脑血管新药,从毛果芸香碱类抗矽肺新药,到多肽类新药等。每每谈起创新药研究,先生总是娓娓道来,如数家珍。记得年近90岁高龄的杨先生还亲自调研文献,设计槲寄生衍生物的合成路线,并参与指导课题组研究生康满满完成其全合成研究。

杨先生早年在药物合成工艺研究及产业化开发方面,曾先后完成甲基纤维素的合成工艺研究、咖啡因的全合成研究,以及氯霉素和维生素B6的重大工艺改进工作,并实现其技术成果的产业化,获得多项产品工艺国家奖项。但先生一向淡薄利益,为人谦和,先生常常告诫我们年轻人,要吸纳文献营养,更要注重实践积累,温故而创新。

生活中,杨先生的博学和风雅亦是有名的。据恩师李建其讲述杨先生可熟练阅读英、俄、德、日等六国科技文献,早年间先生游历多国,习得四国外语,更可熟练与同行进行交流,这是何等的博学,乃我辈一生学习的楷模。

杨先生常常鼓励晚辈勤勉好学,记得一次去先生家,偶见其家中相片墙上多了一个精制的相框,里面裱起的竟是先生孙子的英语考试等级证书,心想先生一生得奖无数,为何单单裱这张证书?后来细想顿悟,先生乃是以此鼓励晚辈们勤勉好学、奋发图强!

虽与杨先生的相处无多,仅匆匆十余次拜访,但先生的风采和教诲记忆犹新。先生对药物化学的热爱,对医工院的情怀,对待科研工作的严谨执着,对待后生晚辈的鼓励和期许,将时刻激励着我辈医工院人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2019.9.9